荒腔走板

關於部落格
  • 21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Again

For: 80
 
 
山本自己也不知道。
 
他總認為自己掩飾得很好,但有個人還是開口了。
 
「你到底明不明白,這不是一場遊戲啊......」
煙味逐漸轉淡,吐出的白霧卻仍舊留戀地盤旋眼前尚未淡去,語調中沒有平時恨不得找他幹上一架然後將他自某人身邊驅走的激動情緒,反到是平靜了許多,但掺雜在那淡漠外表之下的東西似乎是更多了。
 
「嘛嘛,不過小朋友說現在還是在玩黑手黨遊戲啊,不是嘛?」
山本知道,自己一定又是擺出了那種只在乎棒球的笨蛋似的笑容。
 
因為那短短一瞬對方忽然又回復了以往『我就是看你這個滿臉笑容的傢伙不順眼』的表情,山本注意到了,而對方卻只是嘆了口氣。
 
「算了......要是在那時候......」
低低的說出這句話,抬眼望了陽光微弱的天空,對方又吸了一口煙。
 
「哈哈、獄寺的記憶力果然還是很好呢。」
明白對方指的是三年前(嘛嘛、有那麼久啊?)那件事,山本又是笑得一副棒球笨蛋的樣子,儘管他清楚知道自己現在會這樣笑著不過是種習慣罷了,彷彿不這麼做便有什麼東西又會如那緩緩吐出的煙霧般,突然沒聲沒息地永遠消逝於他的視線之中。
 
 
 
那個時候,才剛自十年後的世界回來,眼前這個叼著煙的人問了同樣的一句話,而山本也回應了與現在相同的答案,結果那個人卻狠狠地揍了他一拳,不發一語地走出他的視線外。
 
哎,真像某天早上,他無意間發現的晨間連續劇......偷偷瞄了一眼拋下殘餘的煙,正要離去的獄寺隼人,山本在心裡嘆了口氣,一口氣喝光了罐子裡的咖啡。
 
嘛嘛......這算是一記大爆投......?
 
毀容的事他是不會在意的......應該吧......不過那一拳確實打得很沉重。

嘛......這種掺著苦味的東西好像還是喝不習慣。

看著已經被壓扁回收的罐子,山本苦笑著吐了吐舌頭。

最近每個人似乎都喜歡拿這個問題來要求他的答覆呢.....
就連昨天例行的午餐約會,澤田綱吉也是一臉擔心的表情。
 
 
 
 
「那個......山本同學......關於黑手黨的事......」還咬著飯團的綱吉突然匆匆吞下了口中的食物,小心翼翼地說著。
 
「嗯......?阿綱你是說那個黑手黨遊戲?怎麼了嗎?」
山本也吞下了嘴裡的炒麵麵包,並接著喝了一口牛奶。
 
「不,沒、沒什麼......啊啊,開始下雨了───」透明雨珠突然無預警地接連滑落,打在他們所在的學校陽臺上,像是察覺到他的心思似的,綱吉有些慌亂地帶開了話題,而山本卻只是笑著,與綱吉匆匆抓起了剩下的午餐離開露天陽臺奔回教室,接著午休鐘聲響了。
 
 
「啊......那、那麼今天的棒球比賽怎麼辦?」記得今天是有場重要比賽的日子,綱吉關心地詢問,望向他的眼神顯然是有些疑惑哽著在喉頭,卻硬是把這些將衝出口的語句全嚥了下去。山本明明知道他心中的疑問,卻也不開口明說。
 
「哈哈、應該是被迫取消了吧,因為雨下得很大啊。」山本笑笑,最近拿著球棒的時候似乎也漸漸地減少了吧。
他很清楚,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著這樣真實的遊戲。
 
 
從來就不是個遊戲啊,所以他才會總是如此地回答。
 
是不是他如此暗自希望著而給予了最輕鬆也最逃避的答覆?
 
或許吧。
 
 
山本還是笑笑。
思考啊、這之類的事,他還是不太適合的。
 
 
 
 
山本原本認為,自己會選擇住家附近的普通高中就讀,然後繼續打棒球,或許會有那麼天走上了職業生涯......嘛、雖然沒有那麼大的可能......或許高中畢業後就留在老爸的壽司店裡幫忙了吧,繼承家業後有了兒子再每天陪他打打棒球,終生都待在這個平凡的小地方......嘛嘛、他的兒子一定也會喜歡棒球的,他想。
 
高中只剩下最後一年了啊......好快。山本依舊站在教室門口,視線落在那個不清楚是誰,但總是十分地凌亂的座位上。
 
澤田綱吉剛剛才被級任導師召見,大概是有關升學方面的指導吧,畢竟也只剩下短短的一年了嘛......嘛、總之,沒有十分二十分鐘他是無法脫身的吧。不過他們的未來倒是已經決定好了噢老師,因為這一年過完,阿綱就得接下第十代首領的職位了噢。
 
所以他站在這裡,等待著另一個人。現在他幾乎聽見了那個人總是細不可聞的步伐踩著熟悉的節奏接近這裡,於是回過深對著空無一人的走廊揮手。
 
 
『嗨,獄寺。』
 
然後幾乎與出聲的他同時,空盪的前廊上出現一個高瘦的身影。
 
 
『十代目到哪去了───?!』
 
果然一開口就是阿綱呢。
 
 
「嘛,剛才被小朋友拖出去進行特訓了喔。阿綱說,今天就不用等他了我們自己先回去......」
這是和綱吉是先說好的臺詞,因為一但得知心愛的十代目正在教職員是與導師共商未來,獄寺隼人想必會不耐煩地闖進去並強行把澤田給帶離那裡再順便暴躁地扔出一堆大中小迷你型炸藥毀掉整間辦公室。
 
十代目的未來就是繼承彭哥列首領的身分,並且領導其所有的黑手黨家族啊!
 
他彷彿已聽見了獄寺隼人正說著這番話。
 
 
雖然拿里包恩來光明正大地說謊他也不大願意,不過這也並非頭一遭了。
 
......是他的錯覺吧?
 
山本敏感地覺得,右腳掌剛才似乎被某人狠狠給踩了一下。
 
 
X
 
「滴、滴答......」最近老是下雨啊,山本在街道上走著。
剛才把綱吉多帶的傘拋給獄寺隼人之後他便以社團裡還有事情的理由先行離開了,真是一個糟糕到不行的藉口。
 
其實那把傘是特地替獄寺準備好的吧?對於其他人,阿綱一向是很細心的。
 
綱吉老是賠罪似地笑著說,山本同學獄寺同學總是過於衝動口氣不太好時常忘東忘西粗心大意不好意思請你不要太在意多多包函,山本最近開始認真地懷疑那其實只是過多的尼古丁所造成的感知降低。
 
 
『所以你真的還是,什麼都不打算對十代目說?』獄寺隼人又點起了煙。
『退社、放棄棒球。』白霧搖晃著向上飄散。
 
『喔,阿綱好像早就知道囉。』山本隨手拋了雨傘過去。
 
 
老實說,他也不清楚綱吉到底是如何得知這件事的,不過感知降低的尼古丁都曉得了沒有道理細心的綱吉會不知道吧。
 
不過是轉移生活的重心罷了,並沒有所謂的放棄啊。
 
 
因為遊戲還是得繼續玩下去的噢。
 
 
他清楚記得,當初修練結束時,復活者帽緣陰影下的冷笑。
 
 
─END
 
BUG似乎挺多的啊...(默)(咦?
 
分行分段和時間上排得很亂,哎,哎哎。
 
阿健我對不起你(跪


阿君給我感想(伸手)(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